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望幸福

 
 
 

日志

 
 

教育的前途在哪里?  

2010-11-05 11:48:40|  分类: 中学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在附中听了张卓玉(山西省教育厅副厅长)的一场报告,关于中学课改的。本来想提出几个问题,考虑到场合不太适合,忍了忍,终于没有说出来。但是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张卓玉的教育思想和理念应当说是很值得提倡的,誉其为“教育的二次革命”当之无愧。然而,实践中却很少有人去尝试,肯尝试。据我所知,无论是学校校长,还是从事第一线的教师,心里都很清楚,当前的教育是失败的,也都无数次地有过教改的冲动和热情,但是,为什么很少有人主动实施呢?究其原因,机制建立的滞后是主要存在的问题。

  当前,无论中考和高考,都是一考定终身,所以升学率无疑是政府、社会、家长评判的唯一标准,在这个指挥棒下,没有人敢冒可能会失败的风险。如果成功了,那是皆大欢喜;如果失败了,就有可能断送一个较为成熟学校多年积累的良好口碑,继而,招生生源会大受影响,那么和每个教师密切相关的无疑就是奖金福利的直接削减,校长则有可能因为教改失败而失去自己的乌纱帽。因为,教育理念尽管是符合教育规律的,但是对于从来没有做过教改的学校来说,会有相当的一个时期来摸索经验,绝不可能有立竿见影的效应。如果不是真正地热爱教育事业,真正地爱别人的孩子(爱自己的孩子是人,爱别人的孩子是神,做人容易,做神难啊),有谁愿意去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呢?当然,大多数人的这种功利思想,我无权苛责,毕竟生存在这个利益原则至上的年代,经济的压力对每个人的无形指引是最难将息的,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以道德原则作为行为的出发点,要求他们不惜用自己的前途作抵押。

      教师校长缺乏改革的动力,怎么可能有改革的热情?

      因此,机制的改革是教改的前提条件,机制不改,一切都无从谈起。那么这个机制如何改?如何做?关键就是新的评价体系的建立。在旧有模式下,对教师和学校的评价是单一的,刻板的,无情的,冷漠的。每个人只是在既定的轨道上日复一日地做着同一种工作,心里唯一的呼唤就是考试分数如何提高,排名如何提前,功利主义之下,对学生作为主体地位的潜能激发自然是题外之意,因为,潜能的发掘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而灌输式的教育应对目前的应试还是能起到决定成败的作用的。    症结不解开,大范围的教改就不会全面铺开,即使有些学校做了,也可能是经验的不足,还来不及验收成果,或者说成果没有在短期内体现出来,迫于社会的压力,就有可能半途而废,对升学率的要求无疑就是套在每个人头上的紧箍咒。那么谁是如来?非政府莫属。作为教育厅来说,虽然高考指挥棒无法撼动,但却拥有中考指挥棒的特权,只有教育厅的领导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才可能推进真正的教改。当然,这是一项繁复的、艰辛的、浩大的工程,然而,不等于无从做起。

     事实上,云南省教育厅就已经走在了社会的前列,具体可以参见有关云南省中考改革的相关内容。

    从我做高校当代文学课改三届学生的情况来看,效果是良好的。其实,当初我酝酿课改思想的时候,初衷很简单,第一,解决学生不看作品的问题。多年的从教中,发现我们的学生基本是不看作品的,所以老师往往会很无奈地在课堂占用很多时间来复述故事情节,因为文学作品,不知道故事和情节,是没有办法展开分析的,一节课下来,课堂的效率大打折扣,不可否认,这样的课堂模式,教师讲得精彩,学生听得热闹,年复一年,教师一个个都变作了故事大王,学生还是流水的过客,听完课拿着一叠笔记走人,考试时做完复制粘贴的工作基本忘光,毕了业四顾茫然不知所措。所以,这样的课程教师尽管讲出了某些深度和高度,然而,终究无法提高学生的高度和深度,学生只会付出别人的观点,却不会阐发自己的感悟,实际上,学生一如既往接受着从小学就开始的灌输式教育,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思考的能力和空间,因此我们看到,中文系毕业的学生只有满肚子的文学常识,却没有丰富的文学见解,学了四年中文,到头来,依然徘徊在文学的边缘。第二,有感于目前学生的就业压力。作为师范院校,是培养未来的教师的基地。但是,十多年高校的改革,却淹没了师范院校的特色,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应当是半成品,也就是经过不长时间的锻炼应当就能胜任教师的职能,然而,很遗憾地看到,我们的学生在毕业时,仅仅见习过一周中学的教学,实习过四到六周中学的教学,除此之外,教育学、心理学的开设也不过是个花架子,不会对学生起到实际的作用,因此,说当前的毕业生多数是废品,一点都不为过。这就直接造成了学生就业的困难,所有的用人单位都以“缺乏实践”、“缺乏经验”、“缺乏理念”为由把众多的学生拒之门外。即便是被学校录用的学生,也有很多并不了解中小学的教学工作,他们的讲课往往都被学生评价为“大学教授式”的宣讲。一切的根源就在于我么的学生只在求学十多年中获取了一条条的光鲜的、腐臭的“鱼”,而没有学会捕鱼的方法。我正是有感于这样的现状,才开始了改革的实验。

自然,课堂模式和评价体系的改革,会让学生一开始不太适应,甚至有质疑,也有抱怨,过去,他们只需要带着耳朵来听课,现在,要带着耳朵、嘴巴、心脑一起来,无形中加大了他们的课下学习量。然而,一个学期的培训下来,只要认真踏实地按照我们的课程要求去做,获益者毕竟是多数,而没有获益者,无非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出于惰性,本身不愿意看书,不愿意思考;另一种就是多年的应试教育之下,已经习惯了原有的模式,禁锢了大脑活跃的思路。当然,这种课改也尚在探索之中,说有巨大的成就显然也不可能,再者,仅凭一两门课的改革也不会对培养学生的主观能动性产生大的影响,我只是凭着自己对教育的热情,对孩子的热爱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多么渴望,这样的改革能够拓展到每一个学科,能够惠及到每一个孩子。

 从目前来看,课改的方向正沿着我预期的目标顺利前行,孩子们的表现有时候让我忍不住要为他们喝彩。实践证明,他们的潜能是能够被激发的,也许现在有些对文学的理解还有些浅显,但是这毕竟是他们经过自己思考得来的结论,所以,这样的结论是开放式的,不会随着课堂的结束而终结。课堂上不是为了要给某一部文学作品或某一类作品定性,而是在探讨当中,衍生一些新的问题新的角度和新的思考,这种对文学的认识会改变他们很多的思维定势,不再迷信所谓的权威,对文学的细节和处理,有了自己独特的理解。而实际上,课改的影响并不仅仅限于文学本身,经过这种开放式教学的学生,他们首先会认可这种研究式的学习,在将来从事教育工作时,课改就会首先积累一定的经验。

  课改之所以能够取得初步的效果,主要就是得益于我们没有仅仅限于课堂教学模式的改革,而是辅之以评价体系的改革,把学习的过程性评价作为重点考察,即所谓重过程轻结果,学生的热情也就因为和这门课程的最终得分被激发,当然,这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更让学生有激情的是却是课堂上的展示的风采,让他们有了自信和自尊。

  从中学教改情况来看,目前山西也有将近十所学校在做着相关的改革,不过,新绛一中的力度要更大更彻底。实践证明,他们的改革已经初见成效。还记得今年高考分数下来之后,一中校长宁致义在电话里充满自豪和自信的喜悦。(他曾经是我高一时候的物理老师。多年没有联系,是我去年在做教改时,无意中发现了新绛中学的“学案课堂”,也继而关注到了张卓玉的教育二次革命的思想和理念)但是,星星之火想要燎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多的人在观望,在等待别人成功的经验而缺乏改革的勇气。

  对此,我真的很无奈。我只是小小的一粒水,我再翻腾,也不会激起多大的浪花。过去,我对“官位”很不屑,很淡漠,但是现在发现,你没有这样的位置,你就不会有决策和领引的机会,所以,你的满腔热情只能在自己的心里慢慢地发酵,然后腐酸,直至彻底地被日子消磨。我不知道像我这样的人,在教育这个职业上有多少,但是,一定不会是少数。

 之所以现在有如此强烈的改革欲望和期盼,是因为今年孩子上了初中。过去听别人讲,毕竟很隔膜,但是有了切身的体会,还是不一样。我深切地感到中国中学生学习之苦学习之累。每天六点十分起床,晚上七点才能回到家里,吃过饭,稍事休息,八点就开始写作业,一直到十一二点才能完结(大多数时候都是十一点半左右上床)。孩子学的真的很辛苦,也很用功,但是我发现,效率却并不高。原因何在,是因为疲于应付各科作业,只为完成,缺乏主动思考,所以,远不能举一反三,题海无疑就变成了战术的一部分。我也知道预习的重要性(在目前的课堂教学模式中),但是,我实在不忍心让孩子在十一点多时再去预习新的课程,这样的恶性循环,只能导致一个结果,就是降低了课堂效率。我有时候也有冲动的想法,就是让孩子辍学回家,我来亲自辅导。可是,这样的决心并不是那么好下的,因为他们开设十来门课,如果我要辅导,也就意味着我要重新学习这些课程,我也还有自己的工作,如何能为此放弃自己的追求?所以,这也就是一念之闪而已。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很焦虑很无奈。

教育的前途在哪里?我很茫然。也很心痛。

  评论这张
 
阅读(7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