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望幸福

 
 
 

日志

 
 

吹毛求疵  

2009-09-19 21:42:08|  分类: 学术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恰逢时宜   吹毛求疵

                     ——评范伯群《通俗文学十五讲》  

摘要:在精英文学越来越边缘化,而通俗文学愈来愈尘嚣日上渗透在大众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之时,作为学科普及性读物《通俗文学十五讲》的出现可谓是恰逢时宜,不仅填补了大学课程设置的一个空白,更重要的站在文学研究的通俗化立场,发挥了文学批评作为作品和读者之间沟通桥梁的作用;然而,若从著书立说的角度来一番吹毛求疵,此书的体例编排则是优劣并存,恰恰影响了其要达到的“讲清楚某一学科领域的通识”之目的。

 

          

    和《通俗文学十五讲》这本书几年中已相遇数次了,但是因为每次的阅读期待不同,这本书在我眼里便有了不同的意义和价值。

                  首次相逢“恰逢时宜”

     第一次相遇之时评价其为“恰逢时宜”。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三年前,我正对大众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曾经一度想把大众文学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

    引发我的思考缘于一个学生的提问。有一个学生和我探讨关于经典的问题,说为什么大多数人明知何为经典,但是面对经典和通俗文学时,比如鲁迅的作品和网络小说摆在面前,宁可选择后者。他说的是事实,即便是专业的阅读者,比如中文系的学生们,在这个越来越喧嚣的世界,在这个后现代特征明显的语境中,也逐渐地疏离了精英文学,倾向于通俗文学。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继港台的言情小说风靡大陆之后,九十年代更是王朔,金庸,美女的天下,新世纪以来,流行文化遍地开花,于是在这个只重身体而没有头脑的时代,大众文化就像鸦片一样诱惑着大众,通俗文学也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堂而皇之地走进人们的生活中,对人们潜在的影响也比任何时代都要巨大。然而在学术领域,尽管也有一些人在做着通俗文学的研究工作,但多为史的梳理,为其力争文学史的地位,但是更多的站在精英的立场,对通俗文学大加讨伐,两派之争从九十年代开始明里暗里的就从来没有停歇过,即便不再声色俱厉地批判,摆出一副宽容的姿态,但知识精英的内心其实对通俗文学还是颇为不屑的。事实上这种缺乏协调精神的批评和论述对作家和读者而言都没有实质性的启发。即便在高校,通俗文学也决不是教学的重点。这样一个巨大的话语空白就产生了,当大众通俗文学越来越成为人们的精神快餐时,一方面是精英们大声疾呼“人文精神”的缺失,一方面是读者大众对此呼声置若罔闻,继续陶醉在流行的网络文学、传媒文学之中,批评家恰恰忽略了一个问题,即文学研究、文学批评的一个重要目的,既要避免媚俗的众声喧哗,又要避免高处不胜寒的独语,力求“适众”,因势利导,在作品和读者之间承担桥梁作用,所以,这本以流通为目的的普及性读物,可谓是恰逢时宜。

    该书用史、论、评的方法,既有宏观的史学梳理,来归还通俗文学乃文学本源的地位,又从文学观念的娱乐消遣,文学审美的通俗易懂,创作精神的与世俗沟通三个方面来辨析通俗文学的本质特征;在对通俗文学的类型分析中,有论有评,比如武侠小说,侦探小说、通俗戏剧等等的来龙去脉,历史变革都清晰可循,让读者对书中所涉及的文类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其实这个并不是该书最大的特色,因为这样的理论工作,在很多的专著中都有言及。我认为,这本书最大的特色在于,它给自己的定位很明确,就是因为事实上雅俗文学没有严格的分界线,故而强调文学两翼要比翼齐飞,认识到近些年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文学现象正悄悄地在作品中体现出来”,认为之所以 “这一新的动向是很值得注意的,”是因为研究这一文学现象“所得的结果是对中国广大读者非常受益的”。(p16)

   也就是说其研究视角在于要通过对通俗文学的分析,评说,要使“所得结果”受益于广大读者。因为“通俗小说就非常及时地反映了种种社会动态和民风的变异”,“这些畅销书是一种有用的工具,我们能够透过它们,看到任何特定时间人们普遍关心的事情和某短时间内人们的思想变化。”(p38)因此为通俗文学争取“生存权”的目的不仅仅在于给它提供自由生长的环境,更在于要站在一个研究者的高度,发现其从社会学,民俗学,文化学,经济学,地域学以及文学性多方面的价值所在(p55)。从而在第三讲当中作者呼吁知识精英文学和通俗文学要取长补短,共同做好已经开始起步的融通俗文学于文学史的整体观。

    因此说,这部书从对通俗文学的定位,历史溯源,分类梳理,宏观分析,每一讲都颇具学术的严谨和学识的广博,而且 “有意保留讲课的口气和生动的文风,有讲的现场感,比较亲切、有趣”。可以算作是文学研究的通俗化,其研究的视角站在通俗读者的立场,重在承担文学研究因势利导的功能。这在当今的语境之中更显得弥足珍贵。从这个意义上说,该书的问世不仅在于填补了高校课程设置的一个空白,更重要的是用通俗易懂、深入浅出的方式把复杂的学术问题简单化,的确达到了普及的目的,“能适合本专业之外的一般大学生和读者”。

 

            此次相遇“吹毛求疵”

    此次相遇之时,我正为职称所累,面临一个迫在眉睫的著书任务,于是从著书立说的角度来细品此书,吹毛求疵,发现这种体例编排优劣并存。

    这样的体系建构最大的好处就是各讲之间彼此相对独立,每一讲都只针对一个专题进行研究,实际上是一篇篇论文的形式,这样就便于某一个问题集中论述,深入下去,前后章节无需考虑纵向和横向的比较,没有时间连贯性要求,也不必考虑前后文之间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结束一个专题之后,根据自己的兴趣选取研究范畴,重新开辟新的专题,能够发挥出论者精华的见解。这对著书者而言无疑极为方便和灵活。

然而,这样编排必须要注意到几个问题,否则很可能变成一个论文集。我认为这本书就存在一些问题,影响了它要到的“通识”之目的。

    首先,这本书是几个学者的合作结晶,而不是一个人建立的学术思想体系,因此体例的编排不很严密,缺乏协调性。比如,十五讲之间彼此独立方便了学者的选题,但是很显然在这里缺乏一个贯彻始终的思想或者方法的主线。虽然选题都是关乎通俗文学的,但是论述思路则是不大一致的。比如在前五章中,可以很明显感觉到作者采取的是“社会学”的方法论,意在研究通俗小说潜藏的社会价值,通过分析来呈现小说叙述和描写的理性认知和价值判断,进而引导读者的感情认知和理性提升。如作者论及言情小说,也是因为要“从言情中去看社会”,(p106)重在揭示言情之中对中国社会转型期的伦理价值等等的变化。第九讲论侦探小说的落脚点也在“在世界文学史上,侦探小说很难上‘极品榜’,但它在中国的清末民初时期却得到了如此的青睐,这和中国当时的政治思想背景以及文化传统、译者趣味、市场需求等因素有着很密切关系”。(193)“侦探小说所反映的内容总是彰正义,明正气,惩顽恶,接黑幕,正义之气必将战胜邪恶志气,这符合中国的文化道德观,是人心所向的社会道德规范·····符合中国的美学传统,能为中国文坛所接受”。所以文中论述都是沿此思路。而在第六讲和第八讲当中则细化到张恨水和金庸,重在对他们在文学史上地位的介绍,缺乏深入的文化分析,这样就如同文学常识的罗列,对他们能够引起社会轰动的社会文化心态则没有多少涉及。这样就让人感觉到体系之中的一种不很协调的因素。一种学术思路不能得以整体的体现。这一方面,陈思和的《现当代文学十五讲》就做得比较好,不管作者是如何取舍,纵观全书,有一个“文本细读”的方法是贯穿始终的。

    其次,从选取的时间看大部分集中在五四时期左右,极少数则延伸到新时期以来;从内容看,十五讲除了前三讲和后两讲是宏观论述之外,其余十讲则有九讲是专讲小说,只有一讲是讲戏剧的,让人感觉到是讲通俗小说的,而不是通俗文学。当然,从通俗文学本身来讲,小说也的确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文体,但是,也不能排除通俗散文的盛行,比如九十年代余秋雨的文化散文就曾经风靡了大江南北,如若用该书中对通俗文学的基本定位判别,余的散文当属通俗散文之列,这和贾平凹的“美文”主张显然是不同的。诗歌也如此,九十年代之后的诗歌越来越生活化,世俗化,其背后的社会背景显然也是一个重要的不能回避的因素。如此以来,这部《通俗文学十五讲》到底取舍的标准是什么呢?所以我认为其篇幅安排,不太均衡,取舍标准不很典型,对某些领域过于集中,而有些类型则涉及无多,作为一本以“通识”为目标的普及读物,显然忽略了我们当下语境中普通读者最急需认知的一部分内容。如果把一些章节合并,适当减少对小说的关注,加上通俗散文,通俗网络文学和诗歌,是不是从体例上更为科学更为完整一些呢?虽然不要求纵横的联系,但是倘若对内容的选取更细致一些,是不是更好呢?

    所以我认为要达到 “较少的篇幅内讲清楚某一学科领域的通识”之目的在本书中并没有很好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